特朗普大打“台湾牌”旨在逼北京出手

距离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不到一百天,特朗普虽然使用了各种手段,民调也有所缓升,但与其对手拜登仍有一段距离。而且拜登还居然祭出奇招,针对疫情导致美国民众因为就业率下跌而购买力疲软,对价廉物美的中国商品的依赖程度更高,而特朗普的票仓之一的农业州的农民,也正为中美贸易战殃及他们的产品的主要市场出路发愁,因而宣称当选并出任总统后,立即撤销特朗普的对华关税政策,这一棍打得特朗普不轻。特朗普显然是慌乱了,因而慌不择手段,进一步加紧对中国的围遏。在采取其他手段的同时,也加紧在台湾问题上出手,连日来抛出系列措施,包括派遣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将于明日访台,据说将会会见蔡英文,并在会晤中谈及蔡英文访美等问题;也宣布新一轮对台军售,其中包括四架大型先进无人侦察机 “海上卫士”。这两者都严重践踏了三个《中美联合公报》,而且是要逼迫北京“出手”进行还击,进一步升高太平洋之间“大两岸”和台湾海峡之间“小两岸”的紧张局势,特朗普就可火中取栗,趁势拉高自己的选情,避免落败的下场。

自台美 “断交”“后,虽然曾经有过五位美国部长级官员访问台湾,但在《总统顺位法》中,排在美国总统继任第十二顺位的阿扎是最高的,仅次于一九九七年四月访台的众议院议长,排在第三顺位,也是共和党籍的金里奇。但不同的是,阿扎和金里奇所在的共和党现在是美国的执政党,而在金里奇访台时,共和党却是在野党。而且,金里奇是民意机关领袖,而阿扎则是实行“总统制”的内阁成员,更是《台湾旅行法》生效后首位访问台湾的内阁官员。阿扎就任以来,亲台立场鲜明,数度在国际场合公开表达支持,积极协助台湾参与全球公共卫生事务。

特朗普可能是担心外界看不懂他的用意,刻意打破过去主要着眼于中美及两岸关系,美国重要官员访台经常会到最后一刻才发布消息的惯例,此次美方不但先行透过美国在台协会(AIT)发布讯息,还以相当的篇幅强调阿札是“代表美国总统特朗普”,而且还携带了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(CDC)、卫生部多位官员随同参访。

表面上看,阿扎的访台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持续,而与台方共同讨论防疫措施、全球卫生等议题。不过,更可能是为了要展现美国与台湾地区因为“价值理念相同”的战略伙伴关系。实际上,今年三月,在新冠疫情影响下,美台高调签订《防疫伙伴关系联合声明》,声称双方合作的重点包括快筛试剂研发、疫苗研究生产、药品研究生产等六大项。另外,也不无要在国际公共卫生事务领域为台湾当局“撑腰”的意思。实际上,今年初美国为推动台湾当局参与世界卫生大会,用尽了各种手段,声嘶力竭,但却铩羽而归。这对特朗普来说,是很没有“面子”的事。虽然后来特朗普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,但仍是派出阿扎访台,既是对未达成任务的“补镬”和“安抚”,也是在暗示,倘美国牵头另行成立一个公共卫生领域的政府间国际组织,必将会提台湾一把,使其成为具有全面资格的正式成员,而且还是创始会员体。

而且,在“食过翻寻味”之后,特朗普不排除还将会派出更高级,在《总统顺位法》中排列更前的内阁官员访台,务求能够刺激北京。尤其是将会专门派出针对中国大陆的官员,比如既然与中国进行贸易战,就派出财政部长及商务部长等。针对知识产权,就派出主责科技事务的内阁官员等。

关于军售,与过去多数是向台湾当局推销存仓货及滞销货不同,今次是出售就连美国自己也正在服役中,而且还是较为先进的武器。其中的“海上卫士”大型无人机,是属于进攻型的武器,对大陆的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,与“八一七公报”规定,美国只能向台湾当局提供防卫性武器的规定相悖。

实际上,“海上卫士”大型无人机的航程约达六千海里(一万一千一百公里),远超过台湾现役无人机队一百六十海里(三百公里),酬载能力达到一千七百公斤,必要时将可酬载精准弹药,进行反制作战。因为其滞空时间将近四十小时,可以执行对中国大陆地区的沿海,甚至是内陆目标的侦查、追踪与监视的任务,并利用其匿踪外型与雷达截面积小的特性,执行长距离的渗透打击任务。

这使人想到了当年美国“西方公司”与台湾军方“黑猫中队”的合作,由美国出飞机及技术,台湾军方出机场及飞行员,驾驶U——二型高空侦察机,潜进中国大陆对进行侦察。实际上,根据侦察学的理论及实践,尽管现时的侦察手段已很先进,但卫星侦察是属于太空型,不能完全代替其他侦察手段,包括人手情报和大气层的空中侦察。在中国大陆的反间谍工作有出色表现,一举端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间谍网,美国在一段时间内难以完全恢复,而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《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》,美国在香港的间谍大本营也将失去 “武功”之后,这种大型无人机就可派上用场,与近日来美国侦察机抵近广东沿海进行侦察互补共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无人机的操作,可能会操控在美国的手中,如同当年的“西方公司”那样。因为据台湾地区的军事专家指出,美军的长距离无人机之所以能长期滞空,或在远距离外执行监视与攻击任务,主要依赖为数甚多的军规GPS导航、通讯和侦察卫星所构成卫星系统。而依据美军经验,要让一架无人机二十四小时空中执行任务,背后所需的支持人力高达一百六十八人,若只靠地面无线电,受地球曲率、大气环境的影响,无法有效执行长距离任务。这就势必要由美军派出技术顾问到台湾,指导台湾军方操作,甚至是亲自操作。亦即是为美国插手台湾地区的军事,恢复当年的军事 “结盟”,提供了借口。当然,也可能是要以此来与中国大陆的 “北斗三号”全球卫星导航系统 “别苗头”。

特朗普的这一系列动作,是要以台湾作其“棋子”,并以挑战《反分裂国家法》和三个《中美联合公报》的 “底线”的手段,刺激北京,迫使北京出手,使用“非和平手段”予以反击。这样,就能刺激及带动特朗普的选情。特朗普鉴于其“单边主义”的宗旨,及吸取越南战争的教训,是不会直接出兵挑衅中国的,而是发动 “代理人战争”,操控傀儡代其作战。尤其是美国与中国的地理距离遥远,这就抵消了美国在军力、科技战等领域的优势,并不能占到便宜。因而就要诱惑蔡政府沦为其“代理人”,“代表”美国军方作战。但在双方军力相比上,中国大陆就从弱势转变为强势,台湾军方在单独与解放军作战的情况下,不是对手。届时 “代理人”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或许,即使蔡英文不懂,其他一些高层职业军人或政治谋划人员会懂。

但在中国大陆方面,似乎是已经洞悉了特朗普的奸计,对此采取克制态度,避免上特朗普 “激将法”的当。从外交部长王毅用词和缓,与此前被称为 “战狼外交”的强硬风格有所不同的谈话中,显示深明 “小不忍则乱大谋”的哲理。当然,忍耐是有限度的,如果再往前一步,就是直接踩踏了 “红底”。毕竟,在中国大陆中央遇到内外挑战之下,也需要一个动作,才能促进内部团结,共同对外,将主要矛头指向美国及台湾地区的 “”势力,而且也具有正当性及最有取胜把握。关键是必须速战速决,在美国未能施援之前就完成任务。但在目前,似乎是还未有这样的准备,因为谋划一场战争,在事前的准备从调兵遣将到后勤保障需要较长的时间,如一九七九年二月的对越边境自卫战争,就准备了差不多一年。而目前却没有这样的迹象,似乎还是将主要精力摆放在疫后恢复经济方面,而且也是避免让特朗普的奸计得逞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