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媒:日本官员称“日本会用现有方式支持台湾”

美国卫生部长阿札尔(Alex Azar)9日抵台“访问”,日本政府对此没有公开评论,但日媒《产经新闻》报道,日本外务省官员透露,会继续用现有的方式支持台湾,但美国了解日本有其局限性。《产经新闻》报道,日本外务省官员表示,不知道美国川普政府对中国大陆有多大的敌意,也不确定美国与中国大陆关系发展的程度,必须要等待美国总统大选才能判断。报道指出,日本与台湾并无正式外交关系,日本将台湾定位为“分享普遍价值的非常重要的伙伴”,并欢迎台湾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。针对台湾无法加入世卫的部分,日本也采支持台湾的立场。该官员指出,日本会透过现有的方式支持台湾,但美国知道日本有其局限性。

特朗普大打“台湾牌”旨在逼北京出手

距离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不到一百天,特朗普虽然使用了各种手段,民调也有所缓升,但与其对手拜登仍有一段距离。而且拜登还居然祭出奇招,针对疫情导致美国民众因为就业率下跌而购买力疲软,对价廉物美的中国商品的依赖程度更高,而特朗普的票仓之一的农业州的农民,也正为中美贸易战殃及他们的产品的主要市场出路发愁,因而宣称当选并出任总统后,立即撤销特朗普的对华关税政策,这一棍打得特朗普不轻。特朗普显然是慌乱了,因而慌不择手段,进一步加紧对中国的围遏。在采取其他手段的同时,也加紧在台湾问题上出手,连日来抛出系列措施,包括派遣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将于明日访台,据说将会会见蔡英文,并在会晤中谈及蔡英文访美等问题;也宣布新一轮对台军售,其中包括四架大型先进无人侦察机 “海上卫士”。这两者都严重践踏了三个《中美联合公报》,而且是要逼迫北京“出手”进行还击,进一步升高太平洋之间“大两岸”和台湾海峡之间“小两岸”的紧张局势,特朗普就可火中取栗,趁势拉高自己的选情,避免落败的下场。

自台美 “断交”“后,虽然曾经有过五位美国部长级官员访问台湾,但在《总统顺位法》中,排在美国总统继任第十二顺位的阿扎是最高的,仅次于一九九七年四月访台的众议院议长,排在第三顺位,也是共和党籍的金里奇。但不同的是,阿扎和金里奇所在的共和党现在是美国的执政党,而在金里奇访台时,共和党却是在野党。而且,金里奇是民意机关领袖,而阿扎则是实行“总统制”的内阁成员,更是《台湾旅行法》生效后首位访问台湾的内阁官员。阿扎就任以来,亲台立场鲜明,数度在国际场合公开表达支持,积极协助台湾参与全球公共卫生事务。

特朗普可能是担心外界看不懂他的用意,刻意打破过去主要着眼于中美及两岸关系,美国重要官员访台经常会到最后一刻才发布消息的惯例,此次美方不但先行透过美国在台协会(AIT)发布讯息,还以相当的篇幅强调阿札是“代表美国总统特朗普”,而且还携带了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(CDC)、卫生部多位官员随同参访。

表面上看,阿扎的访台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持续,而与台方共同讨论防疫措施、全球卫生等议题。不过,更可能是为了要展现美国与台湾地区因为“价值理念相同”的战略伙伴关系。实际上,今年三月,在新冠疫情影响下,美台高调签订《防疫伙伴关系联合声明》,声称双方合作的重点包括快筛试剂研发、疫苗研究生产、药品研究生产等六大项。另外,也不无要在国际公共卫生事务领域为台湾当局“撑腰”的意思。实际上,今年初美国为推动台湾当局参与世界卫生大会,用尽了各种手段,声嘶力竭,但却铩羽而归。这对特朗普来说,是很没有“面子”的事。虽然后来特朗普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,但仍是派出阿扎访台,既是对未达成任务的“补镬”和“安抚”,也是在暗示,倘美国牵头另行成立一个公共卫生领域的政府间国际组织,必将会提台湾一把,使其成为具有全面资格的正式成员,而且还是创始会员体。

而且,在“食过翻寻味”之后,特朗普不排除还将会派出更高级,在《总统顺位法》中排列更前的内阁官员访台,务求能够刺激北京。尤其是将会专门派出针对中国大陆的官员,比如既然与中国进行贸易战,就派出财政部长及商务部长等。针对知识产权,就派出主责科技事务的内阁官员等。

关于军售,与过去多数是向台湾当局推销存仓货及滞销货不同,今次是出售就连美国自己也正在服役中,而且还是较为先进的武器。其中的“海上卫士”大型无人机,是属于进攻型的武器,对大陆的国家安全和国防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,与“八一七公报”规定,美国只能向台湾当局提供防卫性武器的规定相悖。

实际上,“海上卫士”大型无人机的航程约达六千海里(一万一千一百公里),远超过台湾现役无人机队一百六十海里(三百公里),酬载能力达到一千七百公斤,必要时将可酬载精准弹药,进行反制作战。因为其滞空时间将近四十小时,可以执行对中国大陆地区的沿海,甚至是内陆目标的侦查、追踪与监视的任务,并利用其匿踪外型与雷达截面积小的特性,执行长距离的渗透打击任务。

这使人想到了当年美国“西方公司”与台湾军方“黑猫中队”的合作,由美国出飞机及技术,台湾军方出机场及飞行员,驾驶U——二型高空侦察机,潜进中国大陆对进行侦察。实际上,根据侦察学的理论及实践,尽管现时的侦察手段已很先进,但卫星侦察是属于太空型,不能完全代替其他侦察手段,包括人手情报和大气层的空中侦察。在中国大陆的反间谍工作有出色表现,一举端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间谍网,美国在一段时间内难以完全恢复,而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《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》,美国在香港的间谍大本营也将失去 “武功”之后,这种大型无人机就可派上用场,与近日来美国侦察机抵近广东沿海进行侦察互补共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无人机的操作,可能会操控在美国的手中,如同当年的“西方公司”那样。因为据台湾地区的军事专家指出,美军的长距离无人机之所以能长期滞空,或在远距离外执行监视与攻击任务,主要依赖为数甚多的军规GPS导航、通讯和侦察卫星所构成卫星系统。而依据美军经验,要让一架无人机二十四小时空中执行任务,背后所需的支持人力高达一百六十八人,若只靠地面无线电,受地球曲率、大气环境的影响,无法有效执行长距离任务。这就势必要由美军派出技术顾问到台湾,指导台湾军方操作,甚至是亲自操作。亦即是为美国插手台湾地区的军事,恢复当年的军事 “结盟”,提供了借口。当然,也可能是要以此来与中国大陆的 “北斗三号”全球卫星导航系统 “别苗头”。

特朗普的这一系列动作,是要以台湾作其“棋子”,并以挑战《反分裂国家法》和三个《中美联合公报》的 “底线”的手段,刺激北京,迫使北京出手,使用“非和平手段”予以反击。这样,就能刺激及带动特朗普的选情。特朗普鉴于其“单边主义”的宗旨,及吸取越南战争的教训,是不会直接出兵挑衅中国的,而是发动 “代理人战争”,操控傀儡代其作战。尤其是美国与中国的地理距离遥远,这就抵消了美国在军力、科技战等领域的优势,并不能占到便宜。因而就要诱惑蔡政府沦为其“代理人”,“代表”美国军方作战。但在双方军力相比上,中国大陆就从弱势转变为强势,台湾军方在单独与解放军作战的情况下,不是对手。届时 “代理人”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或许,即使蔡英文不懂,其他一些高层职业军人或政治谋划人员会懂。

但在中国大陆方面,似乎是已经洞悉了特朗普的奸计,对此采取克制态度,避免上特朗普 “激将法”的当。从外交部长王毅用词和缓,与此前被称为 “战狼外交”的强硬风格有所不同的谈话中,显示深明 “小不忍则乱大谋”的哲理。当然,忍耐是有限度的,如果再往前一步,就是直接踩踏了 “红底”。毕竟,在中国大陆中央遇到内外挑战之下,也需要一个动作,才能促进内部团结,共同对外,将主要矛头指向美国及台湾地区的 “”势力,而且也具有正当性及最有取胜把握。关键是必须速战速决,在美国未能施援之前就完成任务。但在目前,似乎是还未有这样的准备,因为谋划一场战争,在事前的准备从调兵遣将到后勤保障需要较长的时间,如一九七九年二月的对越边境自卫战争,就准备了差不多一年。而目前却没有这样的迹象,似乎还是将主要精力摆放在疫后恢复经济方面,而且也是避免让特朗普的奸计得逞。

国防部:台湾前途在于国家统一 台湾同胞福祉系于民族复兴

7月30日电 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30日表示,台湾前途在于国家统一,台湾同胞福祉系于民族复兴。挟洋自重没有出路,“以台制华”注定徒劳。

7月30日下午,国防部举行例行记者会。会上,有记者问:我们注意到,美台近期不断加强军事联系。美国务院新批准一项6.2亿美元对台军售案,台防务部门称此举有助于维护台海和平稳定。同时,美特战部队的宣传片出现了美台协训的画面,台媒称这是向大陆传达清晰战略信号。请问对此有何评论?

任国强回应称,关于美方宣布新一轮售台武器计划,我们已表明严正立场,并对此次军售案的主要承包商洛克希德•马丁公司实施制裁。

任国强表示,美军派员赴台开展演训交流,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原则,严重违反美方向中方作出的政治承诺,给中美两国两军关系和台海和平稳定带来严重负面影响,向“”分裂势力发出错误信号,是蓄意的挑衅行为。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,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。我们要求美方立即改正错误,停止同台湾地区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和军事联系,切实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,并承诺不再发生类似事件。

任国强指出,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台湾前途在于国家统一,台湾同胞福祉系于民族复兴。挟洋自重没有出路,“以台制华”注定徒劳。我们有坚定的意志、充分的信心和足够的能力,挫败任何形式的外部势力干涉和“”分裂行径,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,坚定维护台海地区和平稳定。【编辑:李季】

确诊病例超500万美国卫生部长却跑到台湾谈“合作防疫”

台湾地区一些人试图用“最高层级”凸显与美国的“邦谊”,给阿扎访台找点历史意义。但可惜这个历史意义,也是建立在谣言基础上的。

8月9日,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·阿扎率团抵达中国台湾地区,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。

10日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此作出回应称,中方一贯坚决反对美台官方往来,已就有关情况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。

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,截至北京时间8月10日,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500万例;累计死亡病例超过16.2万例,达162938例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美国卫生部长却跑到中国台湾秀“友谊”,而台湾地区一些人还放出了一系列谣言试图带节奏,让这件事变得异常荒唐可笑。

阿扎是打着“全球卫生和健康”、“合作防疫”的旗号访问的中国台湾地区,显然这只是个幌子,但就算只是个幌子,阿扎也是打错了旗号。

长期以来,在美国政商界,阿扎都是一位颇有争议的人物,此前他置民众利益于不顾的多项举措,更是引发舆论质疑。

他曾在世界十大制药巨头之一的礼来公司工作,在担任美国总裁期间,礼来公司药品价格曾出现大幅上涨,其中一款最为畅销的胰岛素药价格翻了三倍,为此公司遭到了集体诉讼。

阿扎也是奥巴马医改的坚定反对者。然而,自从奥巴马医改的《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》出台后,美国参加医保的人数增加了2000万-3000万人。没有医保覆盖的人口比率少了一半。

然而反对奥巴马医改却让他得到了好处。阿扎因此被特朗普看中,成为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。

新冠疫情在美国暴发后,阿扎又不止一次表现出他对公共卫生和防疫缺乏“公共”视角的缺点,多次被外界质疑“不顾疫情,只为政治生涯铺路”。

比如,对于核酸检测,美国卫生部起初的反应是迟钝的,当中国已开始大规模检测的时候,美国还缺乏相应的设备和人员准备。

对于新冠疫苗的研发,阿扎也主张交给药企负责,面对药企负责可能导致疫苗价格过高的质疑,阿扎表示,就算许多美国人买不起,也应该这么做。一言既出,引舆论哗然。

就冲阿扎对公共卫生的表态和行动看,他不远万里跑到中国台湾地区谈“公共卫生”,戏码有点过了。

▲白宫外枪击案嫌犯事发后画面曝光:伤势严重 在人行道上接受治疗。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。

对于阿扎访问中国台湾,当局和一些“绿媒”当然是惊喜异常,甚至没敢启用隔离14天的规定。

当局人士还表示,这是1979年以来美国政府最高层级的官员访问中国台湾;一些媒体则报道称,“台美正协商成立新WHO”。

这是台湾地区一些人试图用“最高层级”凸显与美国的“邦谊”,给阿扎访台找点历史意义。

实际上,政府内阁官员访台并非美国第一次出牌来试探中美关系底线。此前也曾有美国政府官员访台,但是历史证明,这对于中美关系、两岸关系并没有产生什么逆转式、突破性的冲击。

进一步而言,不存在什么“中美台三角关系”,“”也好,“独台”也好,台湾地区一些人想挟美自重,是打错了算盘。

而对美国一方来说,派出政治象征较为模糊淡薄的内阁成员访问中国台湾地区,目的不言自明,就是试图提升美台实质关系,对中国进一步进行极限施压。

2017年以来,特朗普政府已签署了六个旨在支持中国台湾的法案,包括简化对台军售,加强美国高层与中国台湾的互动等。

除了这类“试水”,近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官员还故意用“总统”官方称谓称呼已过世的李登辉等台湾地区政治人物,公然违反美国相关行政规定。

一方面,我们应该认识到,不能总是用“大选考量”来看待美国的每一次出牌,需要厘清美国举动中的真实意图、可能的实施手段和时限,以此确定精准管控的方式。

另一方面,台湾地区某些政客也应该认识到,答案不仅掌握在美方手里,也掌握在中方手里。

只要我们保持战略定力,精准管控,适时出牌,台湾地区某些政客“挟美自重”或者特朗普政府极限施压之类的小动作,就会显现出闹剧的本来面目。